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奸臣当道,县令好气哦_ 第一四二章什么仇什么怨?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1-23 23:52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萧绾小说奸臣当道,县令好气哦 第一四二章什么仇什么怨?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江叡还昏迷不醒,梅萧仁等大夫给他包扎好伤口之后,找大夫借了身衣裳给他穿。

    但待江叡伤好,他就得去找他的亲人,穿这身粗布衣裳不合适,而附近县城里也没什么好的成衣店。

    梅萧仁走到床边,拾起凳子上的锦衣,展开看了看,拔箭的时候衣裳被剪了道口子,其他没什么破损,只是被血和尘土染得有些脏。

    她随后取来水盆和木槌,端着脏衣裳去往村口的溪边,一个人慢慢地洗。

    她拿着衣裳就着溪水搓了搓,又牵开衣裳抖抖,打算换一面继续洗,忽然听见“叮咚”的一声清响,好似有什么东西掉进了水里。

    应当是衣裳里掉出的东西,她忙将衣裳放在一边,伸手到溪流里摸寻。

    摸是没摸到,但梅萧仁看见有个金色的东西被溪水冲进了石缝里。

    她踏水去拾,捡起来才发现是一块腰牌,便抹干上面的水渍,拿在手里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腰牌正中刻着一个“宁”字,周围刻着像盘龙一样的花纹,但不是龙。她翻过来看另一面,发现这面的字倒是多,可是她在看见那些字的瞬间就已皱紧了眉头。

    清晨,梅萧仁在院子里收衣裳,天气炎热,昨日洗的衣裳今日就已干却。

    她向大夫借了针线盒,坐在院中的矮凳上,一针一线地缝着衣上被剪破的地方,缝得仔细。

    王大夫给江叡换了药出来,看着梅萧仁一丝不苟地缝着衣裳,笑说:“公子还会针线活啊。”

    梅萧仁仍埋头缝衣裳,只是略微笑了笑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的朋友醒了,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梅萧仁的手静止了片刻,而后只是客气地应声:“我知道了,谢谢大夫。”

    王大夫发现梅公子其实很关心受伤的江公子,送江公子来的那日,她把自己也累了个半死。但从昨日起梅公子就不大一样了,有些沉默寡言,即便还在帮江公子缝衣裳,脸上却是一副漠不关心的表情。

    年轻人的事他一个老头不懂,便也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梅萧仁缝好所有的衣裳,将之叠好,抱着走进屋里。

    即便她进了屋也没正眼瞧过床的方向,但余光看见床上的人已经睁开了眼睛,而且脸上还带笑,又与她道:“小人,本公子没事了,你高不高兴”

    梅萧仁把衣裳放在桌上,转身就走,从进门到出门都是一脸漠然。

    门关上的时候,江叡脸上的笑也僵了,他躺在床上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过了几日江叡才发现,他这一中箭,外面就跟变了天似的。别的都没关系,要命的是她对他爱答不理,这让他的心比被箭扎了还难受。

    他在床上养伤,到了饭点梅萧仁会把饭菜端进来,也只是放在床边就走。

    但他听大夫说在他昏迷不醒的两日里,是她一勺一勺喂他喝的药,怎么他醒了,她就变了

    又是一日正午,梅萧仁端着饭菜进来,一如既往地搁在床边的矮桌上,既不看谁也不与谁说话,放下就走。

    江叡坐在床上,心下就像有火在烧一样难受,赶在她出门前喊了声:“小人。”

    她的脚步停了那么片刻,却没回头。

    眼看她就要迈步出去,江叡一急,捂着胸口中箭的地方叫唤:“疼”

    梅萧仁转身,看见的是他因痛苦而变得有些狰狞的面容,脚步便不听使唤地折回床边,神色仍旧漠然,“松手,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r >

    江叡却死死捂着那地方不放,五官好似痛苦地拧在了一起,嘴里还支吾着说:“别看,流血了。”

    “江公子,麻烦你下次说谎的时候最好多想想,别忘了,你晕血。”梅萧仁斜睨了他一眼,头也不会地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江叡懵了片刻,而后松开手,拍了拍皱巴巴的衣裳,满脸的无奈,但一会儿又自顾自地笑了起来。他都漠不在意的事情,她竟然会记得这么清楚,他觉得这就是在意吧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挪到那叠干净的衣裳上,越发肯定她只是表面冷漠,心里仍实打实地关心他,不然她不会喂他吃饭喝药,还给他洗衣裳。

    他想,小人如今对他冷冰冰的,应当是被那天的事吓坏了吧,怪他不该出来游山玩水,毕竟他们若不来的话,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,至少不会当着她的面发生

    在床上休养几日之后,江叡的伤大为好转,他下了床立马换上梅萧仁给他洗干净的衣裳。

    中箭的地方已经缝好,针脚细腻,一看就出自贤惠的女子之手。

    江叡穿好衣裳出门,却没找到梅萧仁,后来得知王大夫昨日采药摔了腿,而梅萧仁出于报恩,上山帮王大夫采药去了。

    山风清凉。

    梅萧仁背着背篓,手里拿着张大夫给她画的草药图,边走边寻,脑子里还闪现着她和江叡之间的恩恩怨怨、是是非非。

    她原以为他就是个心地善良的纨绔子弟,然而不是。

    梅萧仁略有所思之际,看见乱丛中有株药草,便心不在焉地伸手去摘。

    “小心”

    一个力量随突如其来的喊声而至,将她扑倒在坡上。梅萧仁愣了愣,回过神才看见旁边躺的是江叡,顿时恼火:“干什么”

    江叡没回答他,只是扭头看向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梅萧仁抬眼看去,正好看见一条蛇从他身边摆着尾巴溜走,就在她刚才准备采草药的地方。

    受了别人的恩,道谢是必然的。她看了江叡一眼,眼神里并无太多的情绪,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你我之间用得着如此见外吗”江叡坐起来,拍了拍衣上沾的枯叶泥土。

    梅萧仁也坐直,理理衣袖。

    “你受伤了。”江叡拉过她的手,将衣袖往上掀掀就能看见小臂上有破皮的地方,“怪我怪我,刚才不该那么用力”

    她抽回手,拉下衣袖淡淡道:“只是点擦伤,不碍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最近怎么了,为什么对我总是爱答不理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们已经打扰王大夫多时,你的伤好了吗,好了就该走了。”梅萧仁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,气我一意孤行带你来锦州”江叡有些无奈,道,“可我也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。”

    梅萧仁的脸色变得严肃,盯着江叡飞快地问:“他们为什么杀你,与你什么仇什么怨”

    “我一个世家子弟,不愁吃不愁穿,游手好闲,能与人结什么仇怨。”江叡笑了笑,叹道,“像我这样微不足道的人,杀我有什么用,所以那箭一定是误伤,误伤”

    他越说越正经,好似跟真的一样。

    梅萧仁瞥过眸子看向别的地方,不言一字。

    “小人,这箭真不是冲我来的”

    她冰冷的目光顿时打在他脸上,唇角上扬,“是吗,裕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